<tbody id='0bbmtv4h'></tbody>

    <small id='xr2tr20v'></small><noframes id='iv21m3jh'>

  • 关于咏春的散文

    作者:佚名    来源:互联网    发布时间:2020-09-09 15:10    浏览量:
    梁平的特殊”,通过他的简历,便让人略知大概并心悦诚服:国家一级作家、中国作协全委会委员、四川省作家协会副主席、成都市作家协会主席、《星星》诗刊主编、《青年作家》主编、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已出版诗集《山风流人风流》、《拒绝温柔》、《梁平诗选》、《巴与蜀:两个二重奏》、《琥珀色的波兰》(中英文对照)、《诗意什邡》、《巴蜀新童谣100首》、《远与近》(波兰版)、《三十年河东》、《家谱》、《汶川故事》、《深呼吸》等10部诗集。长篇小说《朝天门》1部。吕进、蒋登科编着有《梁平诗歌评论集》。有次,我去重庆市委宣传部参加一个新闻发布会,主持人竟是梁平,他已升任重庆市委宣传部秘书长,让人暗暗称奇,这官也升得太快和出人意料了。也许他是诗人和作家的缘故,生活会让他与众不同,还如过山车一般起伏林清玄散文读后感,从而丰富自己的精神世界,让情感饱满,思想升华,达到常人难及的高度。不久,他御任重庆市委宣传部秘书长,担任重庆市作协副主席、《红岩》杂志社总编。之后,听说他又去了成都,在四川省作协供职。其工作经历变化之快,让人眼花缭乱,不胜感慨。他在重庆时,我与他没有私人交集,去了成都,更不可能有什么来往了。有道是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咫尺不相识”。梁平到了成都,我竟进入了他的"私密"朋友圈,成为他的兄弟,而他也很高兴地做我的大哥了。重庆有一个餐饮业做得很大的老板,叫曾清华,我与他因工作交往,遂成为朋友,便按大家对他的尊称,叫他二哥。这也是一位典型的重庆崽儿,豪爽耿直,义字当头,一来二往,我问他"你是二哥,大哥又是哪个?"他望着我,眨了眨眼,"大哥都不晓得呀。说出来你肯定感兴趣,也是耍笔杆子的,梁平,知道吗?"我差点跌倒在地,妈呀,这么巧。便问梁平现在成都干什么?"四川省作协领导塞,《星星》诗刊主编。对了,你也写诗,拿两首让他发。"曾清华说。在我印象中,《星星》诗刊是仅次于中国作协所办《诗刊》的专业诗歌刊物,以前文学热席卷华夏大地时,有人因在《星星》上发诗,就被吸收为作协会员,更夸张的是,重庆钢铁公司一位叫靳国强的工人作者,在《星星》上发表组诗后,被单位视为具有特殊贡献的人才,竟分了一间十几平米的房子作为奖励。这在80年代初期,成为轰动重庆文坛的一件大事,也由此可见《星星》诗刊的地位和影响力。我虽然一直渴望能在《星星》上发诗,但因高山仰止的心理散文,从未投过稿。曾清华如此一说,我有些蠢蠢欲动,但觉得与认识梁平相比,发不发诗都是小事,便说找机会认识一下他塞。曾清华满口答应了。一个周五,接到曾清华电话,他说梁平今天回重庆,晚上一起吃饭。在长江边上的一家由客轮改建的酒楼上,我首次以朋友身份与梁平见面了,按曾清华要求,我叫梁平为大哥,梁平也爽快地接受了。那晚,我们喝了两瓶剑南春,然后去茶馆聊天。此后一段时间,梁平隔三差五都要回一趟重庆,每次我们都要见上一面,也因此我认识了梁平夫人及他的另外一些朋友。在这过程中,我有两首诗发在了《星星》诗刊"当代诗人"专栏,了却了一生心愿。与大哥梁平交往过程中,话题自然离不开诗歌。他曾写了一部长诗《重庆书》,问他是不是身在成都心在重庆,借此表达对重庆的思念?他说不是思念,重庆是生我养我的城市,《重庆书》是对这个城市几千年历史的追究以及对这个城市的血缘和我的血缘的指认,并通过《重庆书》勾画出我所以为的城市精神。他说,要想写出好诗,诗人必须把思想和情感真正注入诗歌。接着他详细说了原因,中国新诗在近百年的历史进程中,真正优秀的诗人不是玩文字游戏的高手,而是把自己的思想和情感真正注入自己诗歌的人。古人说的文以载道”诗言志”就是这个道理。我问他,诗的长短与诗人的修养和学识是否有直接关系?他笑了,说了一句重庆脏话"宝批农",然后说,长短取决于你写作时所要选择的容量,因此,诗的长短对于诗从来都不是一个问题,更与修养和学识无关,世界名诗中很多都是短诗。我问他写作长诗时,需要注意哪些方面的问题?他传经送宝似的介绍道,一部长诗很重要的是构架,构架没有解决这部长诗就等于不成立。我以为写长诗是一个很辛苦的劳动,它需要诗人具备比较丰富的文化积淀和比较广博的知识结构。"如此说来,写长诗还是要比写短诗困难一些哟?诗人水平也要高一些哟?"他笑了,"宝批农",反讽我吗?这下是我笑了。诗人其实和所有人一样,没有什么特别。面对灾难都会有所行动,你的行动是最真实的参与。”梁平在5·12”汶川大地震发生后的第二天晚上,一个人回到已经人去楼空的住所,在电视机前,在不绝于耳的救护车尖锐的呼叫中,在15层楼高不断摇晃的房间里,写下了长诗《默哀:为汶川大地震罹难的生命》。这首诗不但感动了很多人,也激励了很多人。在灾难过去若干年后,当我与他谈起这首诗的创作体会时,他说真正的诗人应该有所担当,也是一个男人的本能反应,更是一个写作者的责任,不能创造历史,但能参与历史和记录历史。这就是我的大哥梁平,一个富有才情的男人,一个纯爷们。望着窗外淅淅沥沥的雨,心中那浮躁的焰火终于被浇灭。十多年前的一个上午,我把孩子丢给父母,不顾孩子撕心裂肺的哭喊,咬着牙含着泪走出了家门。我首先来到城里一家工厂门口,看着厂门口墙壁的黑板上写着:招聘女工数名,年龄18——25周岁。我鼓起勇气走进厂门口的保安室,从窗口怯怯地问:请问你们还在招女工吗?”戴金丝边眼镜四十来岁的女工作人员看了我一眼说道:在招。”便从办公桌抽屉内抽出一张简历表连同一支钢笔递给我说道:填上你的个人简历。”当我把简历表填完后交给那位女工作人员时,对方的表情犹如冬天里的寒霜冷冷地说道:我们只招高中以上学历,你是初中生……”快到中午时,乌云将太阳藏了起来。我来到城中心。走进一家卖衣服的商店里:老板请问你们在招聘卖衣服的营业员吗?”那位穿着自家店打版服的容颜秀丽,身材高挑的美女老板上下打量我一番。然后半眯着眼,嘴角微微上扬林清玄散文读后感,从鼻中先轻呼出一声哼”音,接着从雪齿中吐出:在招,但我们只招身高一米六以上的。”我的心一下跌到低谷。眼眶被不争气的泪花占据。雨开始哗哗地下起来,我漫无目的往前走着,雨水淋湿我的衣服也淋疼了我的心。直到我走累了,坐在一座大厦的楼梯的台阶上,眼泪继续像断线的珠子不住的往外掉。这时一位穿着黄马甲环保服清洁工阿姨拿着扫帚坐到我的身旁,好像是自由自语地说:世上没有过不了的坎,与其难过和自己过不去,还不如重新寻找新的目标。”她说完便起身离去,我望着她的背影,心中升起一种莫名的暖意,抹了抹眼泪,也起身向新的目标走去。在我刚加入都江堰作家群时的一个下雨的星期天。由于孩子脸上长痘很严重,我带着孩子正准备出发到县医院。我市作协的何民老师打电话给我:王波我有一本以前发表的诗歌书籍,我想把里面的诗歌摘抄下来储放在我空间备用,可我现在眼睛花打字慢,想请你帮忙把它抄下来发给我。”当我赶到医院门口时,何老师已站在雨中等待。雨水将他那头霜发打湿,湿漉漉地贴着那张慈祥红润的脸上。何老师把书递给我时还带着很虔诚感激的口吻说道:别着急慢慢抄,别影响工作林清玄散文读后感,抄完后把书还给我。麻烦你了,谢谢了!”看着何老师真诚留露的表情和言语,我不知道该对何老师说些什么,只是一句嗯”来作为回答。在以后的日子里,为了兑现自己的承诺,我每天一有空就开始抄书。虽然很多时候在上班空闲时抄书总会受到老板的指责批评。但从未接触过新体诗的我在抄写何老师诗歌后,慢慢开始仿写。当我把整本书抄写完后,给何老师还书时,从电话另一端传来何老师慈祥爽朗的声音:书我还有,这本书就送给你了。你最近在抄书过程中写了诗歌了吗,如果写了发给我邮箱我帮你看看。”此时我才顿时恍然大悟,原来……从儿时的豆腐选登在都江堰快报后,我开始有些骄傲和浮躁起来。近两个月除了四处游玩访亲寻友,就连一篇像样的散文都没有。当玩兴淡去,心里浮躁倍添时,我提笔涂乌写了一首不像诗的诗。写完后便发给了安南老师的邮箱,我想一向审稿严谨的安南老师,只会看和指点。但我没有想到今天看都江堰时,居然发现我的那首丑作发表了。我很好奇地请教于安南老师:老师平时那样的诗你是看了就直接退稿的,这次为什么会选登上去了呢。”安南老师语重心长的回答道:为了鼓励你,我一直在留心你们这些年轻人,有时取得一些好成绩后,难免……”。听着安南老师的话,望着窗外的雨,想着我的那些成绩都是建立在很多老师的关心指点辅导修改下。我是因为站在一群巨人的身上才取得一点小小的成绩。心终于静下来,没有了曾经的小自豪和悬空的浮躁,犹如窗外刚被雨水洗礼的小树……雨停了,有一道彩虹炫挂于天边。
    大散文 林清玄散文读后感 伤感散文精选
      <tbody id='81h5y4yo'></tbody>
  • <small id='sojj2g18'></small><noframes id='h9jfek2y'>

  • Copyright © 正能量文章网 版权所有
      <tbody id='uuazwpq4'></tbody>
  • <small id='orpo5t22'></small><noframes id='gihyu4kh'>